流浪熊阿不冬和大树

发布时间:2019-04-30  本故事已累计被阅读 288 次

 流浪熊阿不冬和大树 童话故事

流浪熊阿不冬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来到这里的。别的熊这时都冬眠了,可阿不冬没有睡,因为他喜欢到处流浪。

  “流浪,流浪,阿不冬我到处流浪,一直一直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唱着歌,到处走动,阿不冬感觉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熊。

  不过这一会,他可不快乐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东西了。肚子饿得要命还要走路的滋味真不好受呀。走在森林里一棵大树下时,流浪熊阿不冬又困又饿,实在撑不住了。他靠在大树上睡着了。他轻打着呼噜,睡得可香呢。在梦中,他看到了很大的一盆食物,他开心地吃了起来。

  这时,突然有了喊他:“阿不冬,阿不冬,快起了!”

  流浪熊阿不冬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问:“是谁?没看到人家在吃饭吗?”

  “别吃了!”声音很低。

  凭什么让我不吃了?!阿不冬想发脾气,他还没有从梦中清醒过来,他双手仍然作捧大盆状。

  那个声音说:“是我,声音轻一点,有猎人端着枪过来了。”

  猎人?流浪熊阿不冬这下醒了,彻底地醒了。他想跑,那个声音说:“你不要跑,就躲在洞里面就可以了。”

  “可洞在哪里呀?”阿不冬紧张急了,他根本没看到什么可以藏身的洞。

  端着猎枪的猎人过来了,阿不冬想跑也来不及了。他只好躲在大树后面。猎人越来越近了,阿不冬的心嘭嘭跳得似乎是要冲出了胸膛。流浪熊阿不冬走南闯北,他不怕猎人,但怕猎人手里端着的枪。他知道枪的厉害。

  “别动,千万别动!”那个声音轻轻地说。

  于是,流浪熊阿不冬就不动了,本来他想飞一样跑的。可他能跑得过那猎枪里子弹吗?恐怕是不能的。阿不冬其实也知道这一点,但恐惧让他差点失去了理智。

  多么难熬的三分钟,那个端着枪的猎人终于走了。

  流浪熊阿不冬说:“谢谢!谢谢!”

  “不用谢。很小的一件事嘛。”

  “可你是谁呀?我还没看到你呢。”流浪熊阿不冬问,他想见自己的恩人一面,他有不少感谢的话想对这位恩人说一说,尽管人家说了,让他别谢。

  “我就是树,呵呵,刚才你一直靠在我身上的。”

  流浪熊阿不冬退了几步,怔怔看着大树,说:“是你,大树,会说话的大树,救我一命的大树。”

  大树笑了,说:“是我,大树,会说话的大树。”

  流浪熊阿不冬向大树鞠躬,说:“谢谢!”

  大树有些不高兴了,说:“别再跟我来这一套了,我不喜欢别人和我客气。”

  流浪熊阿不冬和大树成了朋友。

  大树请阿不冬吃了许多果子。他的枝条上结满了数不清的果子。

  阿不冬吃饱了,他心满意足地打起了饱嗝。

  大树说:“睡觉吧?”

  流浪熊阿不冬说:“是呀,想睡觉了。”

  大树说:“那就睡洞里吧。”

  流浪熊找了半天,才发现大树身上有个洞,洞边长了许多草,不注意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洞。难怪自己刚才没有找到哩。
阿不冬睡在洞里,惬意极了。想着刚才的奇遇,他却睡不着觉了。这时,他听到了催眠的歌曲:风呀,轻轻吹,流浪汉阿不冬要睡觉。风呀,轻轻吹,别吵着阿不冬了。人家好几天没睡了-----

  在大树的催眠曲声中,流浪熊阿不冬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阿不冬听到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大树对他们说:“拜托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我有客人在睡觉呢。”

  小鸟们叽叽喳喳地说:“我们想看看你家的客人。”

  “可人家还在睡觉呢。你们太不像话了!”大树压低了声音,有些生气地说。

  流浪熊阿不冬爬出洞,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说:“不要紧的,我已经醒了,我睡得很好。”

  大树已把满满的一盆果子准备好了。阿不冬在小溪边洗漱完毕,就来吃饭了。他的饭量引得鸟儿们纷纷议论起来。

  “这个流浪熊真能吃呀!”

  “他一人的饭量至少要抵得上我们一百个。”

  “何止一百人,我看一千个也吃不过他!”

  “打赌!你敢吗?”

  “赌就赌,有什么不敢的。”

  小鸟们叽叽喳喳的,说得流浪熊阿不冬很不好意思。

  “请你们走吧,哪里有你们这样的盯着看别人吃饭,再好的胃口也吃不下去了。”大树挥动着枝条,把小鸟们赶走了。

  流浪熊阿不冬就在这里住下了。

  他和大树成了好朋友。

  大树至少有一千岁了,森林里许多事他都经历过,所以他有讲不完的故事。流浪熊阿不冬四处流浪,也见识或经历了许多有趣好玩甚至危险的事。他们轮流讲故事,引来了森林里许多动物也来听。

  这里热闹极了。

  这一天,流浪熊阿不冬感觉大树有些不对劲。

  阿不冬问:“你怎么了,天气并不冷,你怎么发抖呀?”

  大树说:“我看到了敌人?”

  “敌人?”流浪熊阿不冬踮起脚往四处看,除了一望无际的森林之外,他什么也看不见。

  “你个子太矮了,你看不到他们。一共有两个人,一人扛着斧头,另一个拿着锯子。他们正向这边走来。”大树声音颤抖得厉害。

  “正向这边走来?”

  “是的,向这边走来。按照他们行走的速度,明天中午12点半,他们就会到达这里了。”大树愁眉不展,忧心忡忡,就差没哭出来了。

  “可这么大的森林,你凭什么就知道他们是针对你来的呢?也许他们是到森林里旅游的。你不要多虑了。”流浪熊阿不冬安慰大树。

  “我凭的是直觉。直觉!我说话你为什么不信?为什么不信?我还知道他们一个人叫臭皮蛋,另一个人叫坏包子呢。我听得到他们的声音。难道我会骗人吗?真是岂有此理!”大树气了,他恨恨地看着流浪熊阿不冬。

  你才岂有此理呢!流浪熊阿不冬心里想。

  阿不冬觉得挺委屈,他想你这个大树怎么不识好歹呀。阿不冬也是个脾气大的人,他很想和大树吵一架,然后离开这里。但他转思,大树一定是因为心里恐慌才这样的吧。他有危险,我一定要帮他才是呀。

  流浪熊阿不冬说:“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直觉。请你别害怕,阿不冬我一定会帮你的。现在我们一起想办法吧。”

  说来奇怪,大树听了安慰,就很快冷静下来了。

  他俩商量起了对策。

  第二天中午12点半。

  两个人来到了大树下。一个扛着斧头,另一个拿着大锯子。

  “臭皮蛋,这棵树怎么样?”

  “坏包子,你说得没错,就把这棵大树砍了运回去吧。保准能卖个好价钱,发一笔财。我们两人二五对扒。”

  坏包子往手掌上“呸呸”吐了两口唾沫,亮起了手中的大斧头。

  就在这时,树上的果子向子弹一样砸在他的头上。

  坏包子捂住脑袋,仰头看,一颗果子很准地打在他的脸上。坏包子“唉哟”一声惨叫,大声骂:“是哪个混蛋砸我的?”

  臭皮蛋说:“看我的吧。”他拿起大锯子准备锯大树,可他同样遭到了密集的“子弹”射击。

  这二位撤退到安全距离后,开始商量办法了。他们决定戴上安全帽后进行砍伐,他们发现“子弹”不过就是一些树上的果子吧,虽然疼,但不至于造成伤亡。就在他们戴上安全帽子时,他们发现身后站了一个鬼一样的巨人。

  鬼一样的巨人问:“你们想干什么?”

  臭皮蛋怯怯地说:“我们想砍一棵树。”

  “这树不准砍!森林里所有树都不准砍!”鬼一样的巨人说。

  坏包子举起斧头,恶狠狠地砍将过来。他想把对方砍倒。鬼一样的巨人灵巧地闪过身,一把夺过斧头向远处扔了出去。

  斧头画出一条银线,在空中飞行,最后落到了一个大湖里。湖里溅起了老高的浪花。

  臭皮蛋把锯子藏在身后,但鬼一样的巨人轻轻把他一旋,他就像个陀螺一样高速地转了起来。待他晕头转向终于停住时,巨人把他的锯子拿了过来,折成了几段。

  鬼一样的巨人说:“我看你们再砍,我看你们再锯!”

  “锯子,我宝贝的锯子!”臭皮蛋哭了起来。

  “别哭了,咱们快逃命吧!”坏包子过来劝,并拉起他的同伴撒开脚丫子飞一样地跑了。

  “记住,如果还想保住性命的话,就别让我再看到你们!”鬼一样的巨人大声说,他的声音如同打雷一样在空中震荡。

  流浪熊阿不冬扯掉了脸上的厉鬼面具,从高跷上下来了。

  大树说:“好啊,你的表演真精彩!”

  阿不冬谦虚地说:“哪里,还差得远呢。”

  他俩哈哈大笑起来。

  流浪熊阿不冬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不知为什么,他整日有些烦躁不安,还无缘无故地和大树吵了几次架。

  这天,阿不冬吃了饭,大树说:“阿不冬,我知道你想走了。”

  流浪熊阿不冬问:“你怎么知道的?”

  大树说:“我听到你在梦中唱的歌了。我知道你又想到处流浪了。”

  “可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呀。”流浪熊阿不冬感到很为难。是的,他又向住起那种到处流浪的生活了。
“走吧,走吧,不到处流浪,你就不是流浪熊阿不冬了。”大树说,其实他心里真的不想让阿不冬走。

  “那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好的,一言为定。”

  大树让流浪熊阿不冬在袋子里装满了果子,然后再上路。

  “装多一点,要不你肚子会饿的。”大树看着流浪熊阿不冬,“听我的,没错。果子越吃越少,你的负担也就越来越轻了。”

  流浪熊阿不冬上路了。他怕大树看到自己在流眼泪,他走了一会儿时,才回过头。他看见大树还在向他挥舞枝条。

  “再见!”大树说。

  “再见!我明年一定还会来看你的。”流浪熊阿不冬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尽量用最大的声喊。风儿也很帮忙,把他哽咽的声音传出很远。

本文地址:https://www.kuailegushi.com/tonghuagushi/liu_lang_xiong_a_bu_dong_he_da_shu.html
故事说明:这是一篇关于   的故事,故事的名字是《流浪熊阿不冬和大树》。
版权声明:本故事来源于网络,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支付宝领红包


(名言警句自动采集自网络,如有错误或不当,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