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打开的黑匣子

发布时间:2018-07-06  本故事已累计被阅读 3100 次

我与姥姥 不该打开的黑匣子 民间故事

在我的童年生活中,有一段最难忘怀的经历。

那年,我九岁。在一个漫长的暑假里,妈妈带我到姥姥家做客。姥姥家住乡下。乡下真好玩:油菜花开,一片金黄,蜂儿蝶儿闹攘攘,连吹阵风儿,都是香的;上山采草莓,熟透的莓子,尽你吃个够,回来还装一大篮;钻河沟摸小狗鱼,摸住了,就用芨芨草穿成一长串,去给姥姥宠爱的白嘴老猫吃;至于看长胡子山羊抵仗,骑光脊梁毛驴赛跑,那已经是经常的保留节目;要是你爱好音乐,就去掐青稞秆儿做一枝麦笛,呜里哇啦吹奏《五哥放羊》、《走西口》一类的小曲子,那可比听管弦乐团的长笛独奏,更加活泼有趣;如果想冒险,最好去捅马蜂窝,定会让蜂子蜇得你满头满脸都肿起无数红疙瘩……

哦,乡村,乡村!真是个充满了快乐的奇妙世界!

我姥姥没文化,不识字,却是观音菩萨的忠实信徒。“菩萨保佑!”她第一次见面就高兴地对我说,“好好念书,长大考个状元郎!”她怕未来的“状元郎”睡不惯用牛粪烧过的土炕,就在一间小阁楼上搭了副板床,让我和妈妈住。后来,妈妈回城去了,那阁楼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自由天地。也就在这时候,我发现了姥姥的一个秘密。

原来,我姥姥有一只神秘的小匣子。每当她独自待在屋里的时候,就悄悄打开板箱古老的黄铜锁,从箱子里取出那只乌油油、亮光光的小匣子,小心翼翼掀开匣盖儿,款款托在手掌上,眯起一双老眼,定定地注视着藏在匣子里的一件不为人知的东西。有时,一丝笑影掠过她嘴角、腮边;有时,她又无缘无故从眼里滚落几颗泪珠儿;有一次,她甚至满斟一杯自酿的水酒,轻轻向地上浇去,一面默默祷告,仿佛那匣子里的小精灵,真会跑出来喝她的酒似的……

这一切,都是我无意间趴在阁楼地板上,从一个小节疤眼儿里看到的。因为小阁楼下面,正是姥姥的卧室。我从高空作“鸟瞰”观察,那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竟使住在楼下的女主人,压根儿没想到天花板上还有只眼睛,在暗中窥探她的秘密。

唯一不足之处是“潜望孔”——那个节疤眼儿太小,不管我怎样使劲儿,还是看不清那神秘匣子里的神秘玩艺儿。

哦哦,强烈的好奇心,折磨得我神魂颠倒!就连做梦也梦见那鬼匣子,好像生了翅膀一样,不住绕着我头顶飞来飞去,可就是抓也抓不着,捉也捉不住!

于是,我下定决心,千方百计,一定要把姥姥那“宝葫芦”里藏着的“秘密”彻底搞个清楚!

感谢“菩萨”保佑,机会终于等来了!那天,二十里堡有庙会。据说,还请了一班业余“戏把式”,演出眉户剧《砍樵》、《杀狗》、《张连卖布》……姥姥全家都去赶会。也怪姥姥一时疏忽大意,她换衣服时把自己那串钥匙遗忘在炕旮旯里,偏偏被我看在眼里。于是我说,我不想跑那么远路,去站在大太阳底下,看野台子戏。我说,我想跟放牛娃们到南山草坡上去捡蘑菇,那才有趣儿呢!大家拗不过我,只好同意。

我挎了只篮子,就先走了。

你一定知道,这不过是我一个小小的“阴谋诡计”。其实,我并没有去捡什么蘑菇。我一出村头,就钻进油菜田里躲起来,等姥姥他们上路之后,我马上掉头回家,用自带的钥匙开门进屋——你别误会,这钥匙可不是我偷来的,这是姥姥专门配发给我的备用钥匙。因为农忙时节,庄稼人常常关锁门户,全家下地,为了我出入家门方便,就给了我这个“特殊待遇”——当我一步跨进姥姥的卧室时,只听“喵呜!”一声,那只正在温暖的土炕上睡觉的白嘴老猫,警惕地睁开闪闪发光的眼睛,向我发出很不友好的疑问。我可没那闲工夫跟猫搭理,先飞快朝炕角瞥了一眼——呵,真好运气!姥姥那宝贝钥匙还在原处。我立即动手打开板箱,从箱角落里翻出那只乌黑油亮的檀香木精工细做的小匣子。我半蹲半跪在炕头上,由于紧张和激动,捧着匣子的两只手,不由得索索发抖。同时,胸膛里就像钻了只小兔子,突突突地跳个不住。

“喵呜!喵呜!”白嘴老猫弓身站起,又朝我连声大叫。显然,它对我此时此地的所作所为,提出强烈的抗议。

“滚开!”我壮起胆子,对猫说,“我瞧我姥姥的东西,你少管闲事!”

我不理会老猫的抗议,径自掀开黑匣匣盖,只觉眼前一点白光闪亮,仔细一瞅:原来匣子里铺一块折叠起来的紫红色丝绢手帕;手帕上,款款趴伏着一只银白翅膀、黑色花纹的大蝴蝶。

咦!这是什么意思?

我轻轻从匣子里取出手帕和蝴蝶,映着窗户的亮光,想仔细观察一番,看这只早已丧失了生命的小虫子身上,究竟有哪些值得我深入探索的奥秘。

不料,那讨厌的白嘴老猫,一见我竟敢“盗取”它女主人匣中宝藏,早已忍无可忍,便突然纵身跳起——说时迟,那时快,那猫趁我毫无防备,一下子猛向我手上扑来,只听呼啦一声,手帕被它尖利的前爪抓落,可怜附着在帕子上的那只干蝴蝶,顷刻间化为一阵银色碎屑和粉末,纷纷四散飞扬,就再也找不到它的踪影了!

我不觉惊得呆了,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当我从失魂落魄中惊醒过来,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时,便把满腔愤怒,一古脑儿向那可恶的老猫疯狂发泄。我先堵塞了猫洞,然后紧握鸡毛掸把子,满屋子追打这头自作聪明、实际最最愚蠢的畜生!狡猾的老猫,自知不是我的对手,便一头撞破糊窗纸,仓皇跳窗逃去。可是,由于它刚才的恶作剧,竟使姥姥的宝贝匣子里,永远失去了神秘的干蝴蝶。唉唉,这该叫我如何向她老人家交代……

我急得抓耳挠腮,满屋子团团打转,还是想不出一点儿补救的办法。没奈何,我只得将那块手帕原样儿折叠起来,原样儿放进黑匣子,原样儿把它锁到板箱里,然后,挎上篮子,没精打采离开家门,向村外走去。我想,如果我真能从老远的山坡上,捡回一篮子鲜蘑菇,那么,姥姥也许不会怀疑我动过她的东西……

啊,这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我经过路边那金灿灿的油菜花地时,忽然灵机一动:瞧,这菜花丛中,有这么多翩翩飞舞的蝴蝶,何不捉它一只,放进姥姥的黑匣子里,不就天下太平、万事大吉了嘛!这一天奇思妙想,一经从我脑海里闪现,顿时使我心花怒放,乐不可支,高兴得像傻瓜一样,呵呵地笑起来。

说干就干!我立刻脱下小褂子,没花费多大心机,很快就捕获了一只色彩、花纹都和姥姥那干蝴蝶相似的银翅乌环大粉蝶。由于我用力过猛,从布衫下捡起那小小猎物时,它在我手掌上一动不动。看来,这美丽的小天使,已经被我活活扑杀了!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我先重返庄院,把现捕的蝴蝶放进姥姥的黑匣子;之后又去南山,从放牛的牧童那里,用自己一把小折刀,换来了满满一篮鸡腿蘑菇。当我身披晚霞,口唱山歌,跟着牧归的牛群,洋洋得意回到庄里时,姥姥全家都夸奖我是一个“能干的小伙子”。

不过,以后的几天里,我还是提心吊胆,时时捏着一把汗,谁知道姥姥再一次打开她的黑匣子时,会不会认出那只“冒名顶替”的假蝴蝶?我必须花更多时间,留守在小阁楼里,密切关注老人家的动向。哦,但愿“菩萨”再次保佑,让我玩弄的鬼把戏,不至于被姥姥识破、戳穿!

第三天上午,家里人都去下地锄洋芋,姥姥留下来烧茶做饭。我呢,说是要跟邻居老伯伯进林子挖药材,实际上却偷偷躲在阁楼上,执行我的侦察任务。果然,不出我预料,当姥姥确信这农家庄院里,除了她和她忠实的猫咪之外别无他人时,便倒插上房门,打开板箱的铜锁,取出那只乌油油、亮光光的宝贝匣子。这时候,我鼓足全身精力,睁大正对“潜望孔”的那只眼睛——啊,我看到姥姥那筋脉隆起的老手,轻轻揭开匣盖儿……

突然,藏在匣子里的那只蝴蝶,却扑扇着翅膀儿,摇摇晃晃飞起来。只听姥姥惊骇地叫了声“哎呀!”托在她手上的黑匣子,“啪嗒”一声,掉落在炕沿上,一下子惊动了本来安静伏卧炕角、一直闭目念经的白嘴老猫,它警觉地一骨碌坐起,圆睁亮闪闪的一双眼睛,紧紧盯住那只绕着屋子缓缓飞动的白蝴蝶,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出击的架势……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前天捕获的这只蝴蝶,并没有真的死去。它不过是在我布衫一击之下“休克”过去,当它被安放在黑匣子里,休息了一定时间之后,便慢慢恢复知觉,苏醒过来。它怎么也弄不明白,它和平地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为什么竟把它投进这暗无天日、憋闷难受的“囚室”?嗅不到花香,见不到光明,展不开翅膀,它一定会伤心绝望地不住哭泣,它那用露水和花液合成的眼泪,可能早已湿透了那块丝绢手帕……

现在好啦!我们可爱的“蝴蝶仙子”,终于冲出黑暗的牢笼,重新获得了展翅高飞的自由。

“喵呜!”白嘴老猫用不怀好意的叫声,询问自己的女主人:要不要马上把这个破匣逃跑的小东西抓回来?

“不不,猫咪!”我姥姥下意识地伸手按住老猫,几乎是用恳求的声调说,“你,你别伤害它!别伤害它!……菩萨保佑!就让它飞吧!飞吧!飞吧……”

死里逃生的幸运蝴蝶,流连不舍地在小屋里盘旋了三圈,忽然从那眼窗户的破纸洞里,巧妙地一穿而过,就再也看不见它美丽的身影了。

我见我姥姥,久久地注视着那一扇古老陈旧的花格木窗,梦幻一般喃喃地祷告着,祷告着……

蓦地,她双手掩面,耸动着瘦削的肩膀,低声地抽泣起来……

两年以后,突然收到我姥姥“寿终正寝”的讣告,我们全家都很悲伤!当时我正进行紧张的毕业考试,未能亲去匍匐在我亲爱的外祖母灵床前,洒下一掬哀痛而悔恨的眼泪!事后,母亲告诉我,在整个丧礼过程中,最使人惊奇而感动的是那只白嘴老猫不知出于什么动机,它从田野里扑来一只一只白蝴蝶,在老主人的灵堂供桌上,高高堆了一堆,然后围着死者,悲悲切切叫个不停。直到出殡仪式结束,那可怜的老猫,也早不知去向了!

我听了母亲活龙活现的讲述,不禁毛骨悚然!

哦哦!幸亏我没去参加姥姥的葬礼,要是被那只白嘴老猫看见,说不定真会扑上来狠狠咬我几口哩!

【赏析】:

作者赵燕翼是甘肃人,在他的笔下,浓烈的大西北乡村弥漫着古朴、野性的生活气息,童话《不该打开的黑匣子》向我们描述的乡村,显然糅进了他个人的童年记忆。

整篇童话以第一人称“我”娓娓道来,是一个城市少年对他九岁那年回乡下姥姥家过暑假的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作品围绕一个神秘的黑匣子展开。这个黑匣子被“我”的姥姥珍藏着,显然黑匣子珍藏着的是一位在旧时代饱经忧患的老人的内心秘密。少不更事的“我”出于天真与好奇,总想偷偷打开这个黑匣子,一窥其中的秘密。一个在明处——姥姥没察觉“我”的心思,一点不设防;一个在暗里——“我”想方设法要将姥姥引开,以达到打开黑匣子的目的。这就形成了故事的悬念:“我”究竟有没有打开黑匣子?黑匣子里究竟藏着什么?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终于如愿以偿,偷偷打开了姥姥的那个神秘的黑匣子,仔细一瞅:“原来匣子里铺一块折叠起来的紫红色丝绢手帕;手帕上,款款趴伏着一只银白翅膀、黑色花纹的大蝴蝶。”

岁月的流水干枯了蝴蝶的躯体,却一点也没有洗去花蝴蝶的鲜艳色彩。这只神秘的蝴蝶实在是一个有意味的形象,让人联想起《庄子》里的一个故事,说的是庄周梦见自己化身为蝶,栩栩然而飞,竟忘了自己是庄周其人了;后来梦醒,自己仍然是庄周,却不知蝴蝶飞哪里去了。这珍藏在黑匣子里的蝴蝶当然不会是来自梦境,但一定是一段已化为缥缈梦境的往事的见证者,那么,它到底见证了什么,让姥姥如此珍爱?是青梅竹马的初恋,包办婚姻的悲剧?还是征夫埋骨沙场的悲悼,恋人生离死别的苦忆?花蝴蝶是爱情的信物或是亲情的纪念当无疑。

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一旦打开黑匣子,故事的情节便急转直下:由于一时闪失,见到了日光的花蝴蝶化为尘埃;“我”另捉蝴蝶放入黑匣子里“冒名顶替”,不明就里的姥姥以为珍藏的干蝴蝶复活飞去,两年以后溘然长逝……

令人过目不忘的还有那只白嘴老猫,它是童话里的第三个角色,在故事情节中起着穿针引线、不可或缺的作用。正是这只姥姥宠爱的白嘴老猫,在“我”偷偷打开黑匣子时,先是“喵呜!喵呜!”大声抗议,接着“一下子猛向我手上扑来”!最具震撼力的一幕出现在姥姥葬礼上,那只白嘴老猫从田野里扑来一只一只白蝴蝶,在姥姥的灵堂供桌上,高高堆了一堆,然后围着死去的姥姥,悲悲切切地叫个不停!如果说,在此之前的整篇作品几乎看不出童话的影子,全然是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真实地一路写来,俨然一篇栩栩如生的现实主义小说,那么,结尾部分白嘴老猫令人惊叹的举动散发出的则是十足的童话味儿:怪诞,奇崛,神秘!这浓郁的童话味儿,荡漾开去,充溢于作品的字里行间……

童话的结局再添悬念:那只通人性的白嘴老猫在姥姥的出殡仪式结束后不知去向,留下了一个无人知晓的谜。

本文地址:https://www.kuailegushi.com/minjiangushi/bu_gai_da_kai_de_hei_xia_zi.html
故事说明:这是一篇关于    的故事,故事的名字是《不该打开的黑匣子》。
网站提示:仅提供《不该打开的黑匣子》在线阅读、全文阅读、读后感、故事全文、完整版。
版权声明:本故事来源于网络,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


(名言警句自动采集自网络,如有错误或不当,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