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归隐

发布时间:2019-05-04  本故事已累计被阅读 701 次

 西施归隐 名人故事

公元前472年吴国已亡,而吴国的百姓无不唾骂红颜祸水——西施。越王勾践自去年一战,报仇雪耻,越国的人民无不欢喜,对于西施,那个吴王的宠妃,他们早已抛在了脑后,据说,已死。

苎萝村边小河缓缓,皱眉而逝,此时月光朦胧,棒椿一声声的敲打,不急不慢。手中白色的衣服翻了翻,继续。她,一身的疲惫和憔悴,一心的寂寞和孤独,难道31岁就是生命的尾巴吗?3年的调教15年的宠爱,而今也只落得骂名漫天。她用洁白如玉的手背蹭了蹭挡住了视线的丝丝长发。远处传来几个男子的声音,她若受惊的鱼儿,慌忙收拾了衣服,向山里走去。背影多像枝婀娜多姿的柳。

她已习惯了这担惊受怕的日子,草丛在她的长裙下缠绵,树林在她的穿梭中沉醉,偶有鸟儿忍不住嘘唏几声,一块块的石头呆呆的不动。山,已是她的家,而人们却成了她最大的惊扰。除了一个人之外。他每日都来山上砍柴或是射猎,每晚都会哼着小曲离开,可是没有见过他的容貌,只熟悉他的声音。自从她来到这山里,他的声音一直伴着她度过白日,已有半年之久。她边走边思量。

去年,越王攻入吴国宫内时,寝宫大火,她觉得自己的使命已完成,天数也降至。在她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已过六旬的范蠡—当年选中她并给予她迷惑吴王使命的范相,15年后彼此一眼认出。“范大人,我该怎么做?”是要逃亡还是留待越王,而她其实最想能够回家。范相一身戎装,握剑,锁眉沉思了几秒,说“吴越两国只你一人有如此美色,吴民必恨你,越民也未必爱你,你还是归隐山林,越宫内万不可留,快快离去。”说罢,派一名士兵护送出逃。连夜直到越国境内,士兵离去,她东躲西藏,用了近2个月才到了故乡苎萝村边的山上。

山深处洞里有些阴冷,她和衣躺下,辗转难免。往事如云烟,回忆不堪。欲痛心已碎,哭罢泪无声。他的小曲梦中响起。声音粗野,而浑厚。她慢慢睁开眼,屏住呼吸倾听,是他。

一束阳光驱走了她一夜的酸痛,她用手指轻轻梳理沾了枯草的长发,拿起一个小盆走出山洞去草丛中取叶上的露水,洗脸。然后回到洞中,掀开一块石头,下面是几天前采摘的野果。她坐在洞口,晒着太阳,听着那首小曲,感受这一种惬意。也不知怎么的,这半年来只有他一人会到山上来,时间久了,便熟悉了,安全了。

忽的,好像一个影子在她走神的眼睛里闪过,再回